莴苣姑娘的南瓜马车 - 梅宝博客(Amibk)---为解决问题分享方法而存在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莴苣姑娘的南瓜马车网站首页日记


正文阅读

莴苣姑娘的南瓜马车

发布时间:2015-3-27 17:15 Friday编辑:大饭米粒

     

       绿色是一种明艳的色彩,对吧?尤其是青嫩的果绿色。莴苣的颜色。如同春季初长的草叶,衣服欣欣向荣、朝气蓬勃的模样。
       女孩从十九岁到二十五岁,一直都钟爱这个颜色。她固执地以为自己垂垂老矣,而这种果绿色,是能够令人年轻的色彩。
       她的身体发育较常人要晚一些,心智则成熟得更晚。她因此错过了早恋的年纪。从幼儿园上到高三,她没有特别喜欢的男生。身边有一大群异性朋友,但在她眼里,他们仿若是一本好书,一部不错的电影。他们是没有性别的,尽管她挺喜欢与他们作伴。
       她每天做的事情非常单调:只是不停地撰文、画画。隔三岔五地做一些家务,偶尔旁观父母吵架的过程,听姐妹们的爱情故事。
       每个周末她用省下来的零花钱去市场买两支新鲜的莴苣,用滚刀法切出一个个椭圆的切面。丢到锅里,用水焯熟,拌上酱油、麻油,有时还有一些方便面的调味粉,没有麻油的时候用调羹在大搪瓷杯里挖一勺猪油,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用筷子。赚到的第一笔钱——十五块钱——她捏着钱去逛超市。
       她终于发表了一首小诗,得到了有生以来第一笔稿费。那一年女孩迈向成年。她拿着这笔稿费,要为自己买十八岁的生日礼物。多有纪念意义!她买了一只中号叉子,一只表面有突起的樱桃图案的磨砂玻璃碗。最后她将剩下的钱都买了贪恋已久的莴苣。在回家的路上,女孩一手拿着沙拉碗,一手抱着几支新鲜的莴苣,口袋里插着餐叉。
        从赚到第一笔稿费之后她开始频繁撰稿,拿它当事业。什么都写。只要有钱拿,别人要她写什么她就写什么,广告词啦、同学的作文啦、报纸副刊的小笑话啦、散文啦、小说啦、情书啦······只要有人有需要,她就帮他们写。大多数工作不需要署名,但是有一些,例如投稿到报纸杂志上的,就需要署名了。她不愿意用真名,就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叫“莴苣姑娘”。因为那一刻,她满脑子只能想起莴苣来。她只要拿到稿费就去买莴苣,有得多就攒起来。
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    春暖花开时,莴苣姑娘二十五岁。二十五岁的女子是开全了的花、圆全了的月。她觉得自己必须得出嫁了。她去找她那个谈了六年恋爱的男朋友,对他说,明天是纪念日,去登记吧。这句话,莴苣姑娘说了三年,每年阳春,她在花海里说这句话,都会再深呼吸一下。温润的空气中溢满了花香。她对自己说,这次一定行。
      这是第三次。
      男孩拒绝。
      毕业之后他们并没有像别的情侣那样有个干脆的了断——分手或者同居,都没有。照例是各各的,在晚上或周末去约会。他说他们都住自己家,这样很好,省去了房租的钱。他们也不必买房子,事实上他没有钱在闹市区买一套莴苣姑娘满意的房子。莴苣姑娘相信在学校优先的人,在社会上一样能够做出一番事业。
      她规划了他们将来的生活,连买哪个楼盘的房子都想好了。利用工作的便利莴苣姑娘得到了那个正在建设中的楼盘的平面图。选择了心仪的房子,照着平面图自己粗略设计了一下。她也想好了要什么样的窗帘、什么样的床,灯饰啦、书柜啦、桌椅啦、浴缸啦……莴苣姑娘兴高采烈地和他说了这些,吓得男孩只能在一边默不作声。他知道,她要的,自己给不了。也许永远也给不了。他只想住在自家那套空闲的房子里。那是他祖父母住的地方。到上周为止,老人们都已先后在这老房子里寿终正寝,它现在是空房子啦。男孩父亲是独子,顺理成章地继承了这套房子。他们说,等他结婚,可以在两套房子里任选一套,简单装潢,作为新房。他亦是满意,庆幸自己不会成为房奴了。
      那么他还在犹豫什么呢?他认为是因了自己不能照着莴苣姑娘的要求办一场隆重的婚礼,不能让她过上她渴慕已久的那种生活。更重要的是,他始终记得她的终极梦想——想要一辆南瓜马车。他多么爱她,因此他想等自己赚够了钱,为她定做一辆南瓜马车。与仙都瑞拉的那辆一样。但有时候,真的是不能按照自己意愿去爱一个人的。她所说的,未必真是心最期待的。而你所以为的爱,未必能让对方幸福。
      事不过三。莴苣姑娘已经提了三次,她想就这样吧,也许应该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了。
      这天莴苣姑娘提前结束了约会,照例去了图书馆。她打开电脑,为某本只看了个大概的新小说写书评。无非就是指出一些微不足道的瑕疵,然后低调地夸赞一番。她从包里掏出那本书,只是用华丽辞藻堆砌出来的低俗故事。莴苣姑娘很不喜欢,但这个编辑从前在杂志社工作时常常刊登莴苣姑娘的文章,莴苣姑娘觉得应该卖一个面子给她。
      她将小说放在电脑旁,每当想要放弃时,就看看那本书。仿佛是一堆钱。她定了定神,继续搜肠刮肚来吹捧。例如用词新颖啦,意境优美啦,犀利地揭示了都市人光鲜外表下读孤独内心啦……都是违心的话。实际上她觉得这书用词混乱,名词当动词用,形容词夸张而泛滥,哗众取宠,无病呻吟。并且她无数次地幻想过,这位据称与她同岁的男作者,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?鲁臣南,听名字就觉着古怪。
      星斗阑干之时,莴苣姑娘终于完成这篇满是谎话的文字,注册了之前与编辑约好的网名,发到指定的网站上。父母打来数个电话催促她回家吃饭。莴苣姑娘收拾好笔记本,手里拿着书,走出了图书馆。
      她将那本书随意地丢在车篮里,骑上自行车赶回家。
      起风了。春风暴躁地翻着书页。莴苣姑娘看得烦了,一个刹车,将书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。她再也不会想起这本书,这个作者。她还在生男友的气,不明白他为何一再拒绝,迟迟不肯娶她。
      在途中父亲又打来一个电话询问。莴苣姑娘回答说,你们先吃吧,我刚从图书馆出来,还要过一会儿才会到家。父亲说,没事,我们等你。

    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这就是莴苣姑娘想要结婚的根源所在。她其实不是想着快些儿嫁人,生个小孩,在家洗衣做饭。她只是想逃。哪怕男孩只能让她住祖父母的旧屋,哪怕那儿曾经做几天临时的停尸房,她都不在乎。起码有一个地方,竞全属于她—个人,谁都不会来霸占、干涉、窥探。

     她从学校毕业以后原本可以去外面租房子,又放不下来之不易的满意工作。她坐在自家客厅里,能够清楚看到自己每天要进出好几次的办公楼。父母说,那么点儿距离,中饭都可以回家吃,何必浪费钱去租房子,结婚以后有的是要花钱的地方。
      啊!与莴苣姑娘的男友说得一模一样。

    莴苣姑娘从小了解没有钱的痛苦。也正是如此,她不会将所有的钱都拿去买莴苣,只是在周末买上两支解解馋,她喜欢看着玻璃罐里那一堆凌乱的散钱。看着数目不多的钱逐渐存积,常常抱着瓶子抚摸。像一个等着宝宝一天天长大的孕妇,内心充满了期待和喜悦。她为了多存下一些钱,最终决定住在家中。
        只是莴苣姑娘受够了二十余年的“监视”,它们假爱之名,成为《西游记》里金角银角的干妈手头那根幌金绳。可惜莴苣姑娘不会松绳咒,任由自己被捆绑了手脚。父母说,我们这是爱你啊,怕你年轻不懂事,以后后悔可就来不及了。那时候你会愿我们没有管好你,连外人都会说我们的不是。


     

     

     IMG_20150330_143324.jpgIMG_20150330_143336.jpgIMG_20150330_143356.jpgIMG_20150330_143417.jpgIMG_20150330_143430.jpgIMG_20150330_143443.jpg

    IMG_20150330_143457.jpg

    IMG_20150330_143515.jpgIMG_20150330_143531.jpgIMG_20150330_143549.jpgIMG_20150330_143603.jpgIMG_20150330_143618.jpgIMG_20150330_143630.jpgIMG_20150330_143645.jpg

    IMG_20150330_143658.jpg

    IMG_20150330_143711.jpg

     

     

    这应该是10年初《萌芽》中的一篇文章,那时的我正读高三,三点一线,生活单调乏味,却又不得不乐在其中。那年的时光过得飞快,转眼就到了盛夏,然后我终于闲了下来,坐在大学机房里,开始整理之前喜欢的萌芽上的文章:《铁线莲》、《陪你到世界的终结》、《芥末爱情》、《红鞋》,唯独没有找到《莴苣姑娘》。三年后的2013年,又找了一次,无果。转眼三年又三年,每每提及,仍是心中执念,虽然心心念念,但文章大意早已模糊。执念的已不是文章本身,而是一种情怀,或许是对于中学时解决乏味生活的一颗糖的久久不释怀,或许是对于青葱岁月、折纸时代的怀念向往。时隔五年,早已说不清。

    无意间跟他谈起过莴苣姑娘,没想到今天却收到了这样的惊喜。不知道他是找了多少网站,问过多少卖家,才终于找到了这本书。手持此书,心中激动不能自已。高兴的不是因为书本身,而是终有一人视我如珍宝,将我无意间的一句话、一个动作都牢记于心。看我伤心难过,漂洋过海来看我,虽然只有短短一天,心中已经满足。得人如斯,夫复何求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版权声明:所有《莴苣姑娘的南瓜马车》中相关文字来源于网站,图片拍摄于《<萌芽>2010年度佳作》。

      访问者可将本网站提供的内容或服务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或欣赏,以及其他非商业性或非盈利性用途,但同时应遵守著作权法及其他相关法律的规定,不得侵犯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利。除此以外,将本网站任何内容或服务用于其他用途时,须征得本网站及相关权利人的书面许可,并支付报酬。
      本网站内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,请及时通知本站,予以删除。

评论:

sjmdhr
2020-04-08 00:01
楼主,2010年的时候我也刚好高三,当时偶然看过这篇文章,多年过去了,记忆深处仍然记得。在网上多出搜寻无果,看到你有这本书,但是上面的图片链接已经失效。如果方便的话,希望能重新发一下,或者发送到我的邮箱。我的邮箱是sjmdhr@163.com
大饭米粒
2020-05-05 21:05
@sjmdhr:读者你好,已经恢复图片显示
ylt
2016-08-15 16:50
那年我也曾找了这个文章好久也没找到,今天偶然间看到,终于读完,唏嘘不已,多谢楼主
大饭米粒
2016-08-16 23:35
@ylt:嘿!因为一个人,我也变的很喜欢莴苣姑娘的南瓜马车~
小饭米粒
2015-03-31 02:21
嘿嘿嘿
大饭米粒
2015-03-31 10:40
@小饭米粒:呃呃呃

发表评论:

您也可以直接填写QQ到下面的输入框中,点击获取用户资料实现自动调用您的QQ资料